谁家玉笛暗飞声(二)
 
 
发布:潮剧大观园  转贴自:汕头广播电视报 作者:陈喜嘉  更新时间:2013-5-16

  建国初潮剧团的笛师多数曾习笛套音乐,或直接由笛套乐师担任。潮剧的笛乐伴奏,一定程度上受潮阳笛套音乐影响。上世纪六十年代中期以前,以连音吹奏等传统技法为主,此后开始选择性地融入北派笛子技巧,先行者为黄铮盛先生。
   黄铮盛先生,揭阳市人,1962年到广东潮剧院一团任笛子和二胡演奏,开始将吐音、滑音、花舌等北派笛子技巧糅合到潮剧音乐伴奏中,扩充笛乐音色,并能保持“潮”味。1963年与陈梁杰先生研制高音笛,并应用于各潮剧团。名作曲家陈华曾说:铮盛用笛子演奏出来的效果,比作曲者的意图还美好。不过黄先生最为人称道的是乐队配器,以及引进大提琴到潮剧乐队,在一团的录音作品中,多数是他优美的大提琴声,笛乐伴奏极少。

  上世纪七十年代末至今,潮剧院笛师多为节奏感强,注重协调乐队。如林鼎丰,作品有《庵堂会》《王熙凤》等;王垂鹏,作品有《嫦娥奔月》《马娘娘》等;黄乙丹,作品有《烟花女与状元郎》、《潮州笛子黄乙丹专辑》等;卢桂城,作品有《荆钗记》《花笺状》等;丁和贤,作品有《葫芦庙》《东吴郡主》等。市县级剧团也不乏佳作,如揭阳二团《潇湘秋雨》“夜遇”,汕头市团《珍珠塔》“庵会”,潮阳团《十五贯》“雪花飘飘伴行人”“请代死者来伸冤”、《包公铡侄》“翁媳夜行风雪中”等等。澄海团《彩楼记》《丝路花雨》《杨八姐闯幽州》中有出色的洞箫伴奏,听说是编剧宋麟锵的杰作。

  潮州剧团的笛乐伴奏向来风格突出。“文革”前正天香的《齐王求将》,清亮的笛声为该剧的喜剧气氛起到有力的衬托。1982年成立的潮州市潮剧团,黄锦榜和林帆两位笛师技艺精湛,汕头电台版《金花牧羊》“相伴上京”,笛声舒缓迤逦,如露水晨风,为夫唱妇随营造浓情蜜意;“祭江”一段,作曲家饶宗栻以庙堂音乐入曲,以笛子主奏恬静肃穆、情深意浓。而潮安潮剧团张绍昌先生的笛子伴奏,更是自成一格。

  张绍昌先生,潮州市人,1974年参加潮剧队伍,先后在潮安潮剧团、潮州市潮剧团担任笛子演奏,也擅长多种吹管乐演奏。张先生笛子技巧全面,出音酥脆,气息控制到位,音乐富有感染力。《莫愁女》的笛乐引人入胜。“伴读”一场,一对有情人的心声,游园的春色宜人,荷塘的芳菲气息,画眉鸟的啼叫、高飞,两心相投的欢腾,湖水无声的荡漾,笛乐细细描摹,绘声绘色,令人心旷神怡。“夜会”一场,以笛子奏拜堂喜乐,反衬莫愁被禁冷房的凄寒与绝望,鲜明的落差令人叫绝。TNA版《八仙闹海》蚶女为龟丞相祝酒片段,笛子充当主奏,带有即兴,活泼诙谐。在《宝莲灯》的开场,“采药济世登华山”“花好月圆春常临”等唱段,笛乐清爽悠扬,使人醉心。不过也有一些伴奏,打指加花过于频繁,似可精简内敛。近年在“华夏正韵系列”《百家春》《迎仙客》等乐曲中,张先生笛子领奏音色醇美,技巧与修养更上层楼。

  古人云“丝不如竹,竹不如肉”,从讲求顺应自然,追求协调的角度看,笛子是极为适合伴唱的乐器,戏曲的鼻祖昆剧便以昆笛为领奏,有一套相对固定的演奏和审美。潮剧笛师大多不是专职,常兼顾小三弦、大提琴等。目前潮剧的笛乐伴奏,尚处在感性摸索状态,随意性强,多数凭乐师喜爱而定。因而潮剧的笛乐伴奏,适宜简约,作为独特音色装点,不宜滥用,否则容易有损清雅,流于喧嚣。

  期待有识之士提升笛师在乐队中的地位,对笛乐伴奏加以系统化,并通过配器予以规范。
  
   《汕头广播电视报》2012年8月30日第21版“文化 潮艺”版

 
 
Copyright©www.chaoj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主办:广东潮剧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