箫音笛韵寄心声
——记我市笛箫音乐演奏家陈奕夫
 
发布:潮剧大观园  转贴自:汕头日报 作者:谢惠鹏 更新时间:2013-9-9

  笛箫音乐演奏家陈奕夫,现为汕头戏校笛箫教师,桃李满天下。这位演奏家,浑身有一股清雅之气,那么温文尔雅的一个人。熟知他的人,都深为其笛韵箫音所陶醉,可是接近时,他却那么谦和,让人生出亲切的感觉。那么,就让我们走进他艺术的世界——

  家学渊源苦练功

  说起来,陈奕夫的笛箫演奏可谓是家学渊源。他父亲陈梁杰老先生,是驰誉潮汕的笛箫演奏名家,上世纪50年代即担任广东潮剧院一团的笛师,也曾随中国青年艺术代表团赴莫斯科参加第六届国际青年和平友谊联欢会,所演奏的笛子音乐荣获过金奖。为了弘扬传统音乐,这位老艺术家把技艺悉心地传授给儿子陈奕夫。

  现在,陈奕夫对当年随父学艺的往事仍记忆犹深,他说,父亲对他的要求特别严格,专门买一面大镜子,放在他前面。每天规定他对镜训练两个小时,天天如此。说起那训练的艰辛,如今,陈奕夫还是深有体会。那时,对着镜子,他要练好姿势,学运气,口指舌唇并施,有时舌唇都练麻木了;而放下笛箫时,连手指都觉得僵硬发痛,腰酸背痛更是经常的。但他坚持不懈,一练就是三年。父亲告诉他:一定要做到心有口就有,口有手就有,心声互动。这是艺术经验之谈。但真正要有所领会,并且做到,却是不容易的。这几十年的艺术生涯,随着艺术的日益精湛,陈奕夫对父亲的话,深感受益。在为潮剧《荔镜记》的演奏中,他的笛韵箫音,曲曲入妙,令人称赏,达到了真正的心声互动。

  笔者聆听过他的演奏,十分喜欢在开头“观灯”的那段音乐,这是笛子和唢呐合奏的一曲《画眉跳架》,其中笛音明亮清扬,富于表现力。而在表现“园会”中扑蝶的情景时,笛子演奏则由慢而快,由二板而转单催,生动地描绘了蝴蝶双舞的夭矫,也仿佛可听到益春扑蝶的欢快笑声,而所有的这些,都更有力地烘托了五娘纷乱与复杂的内心世界。能够适应于不同场景,让笛韵箫音妙传心声,可见陈奕夫技艺之高妙。

  陈奕夫把自己对生命的热爱,对音乐的追求都赋予箫音笛韵之中,在他演奏时,笛箫已不仅仅是乐器,而更是有生命的精灵,婉妙而贴切地表达了他对自然对生命的叩问和演绎。

  转益多师勤钻研

  虽然陈奕夫在严父的督促下,苦练幼功,扎下坚实基础。他个人也颇具音乐悟性,有自己独到的领悟,艺术成就颇高。但他为人却最谦细,不骄傲,也没有大牌的架子。这是所有接触过他的人们的同感。

  古人说,高山不辞细壤,大海不拒涓流。陈奕夫身上有一股钻研的精神,由于对潮乐的热爱,他几乎熟悉潮乐的每一个乐曲,他虽是演奏笛箫的,却不满足于此,他常常不惜折节请教其他乐器的演奏家,不耻下问,虚怀若谷,如就曾向二弦名家郑声立讨教。

  他演奏笛箫,却于继承传统之同时,并不拘泥传统,大胆创新。尤其突出的,则是他把二弦许多“活五调”的奏法特点很巧妙地融入了洞箫的演奏中。我们听他演奏那曲《柳青娘》,堪称陈奕夫独擅其妙之作。在作韵上最为丰富,他对于五音、三音、六音的处理十分到位,却也具有浓郁的潮州音乐特色。那些“滑”、“抹”的效果音,原来是虚的,只是一些衬托的意义,但在他这儿却成了实实在在的音调,支撑起一种清新和刚健的风格。

  平淡和谐意深远

  初听陈奕夫的演奏,人们不免有些平淡的感觉。但这正是他所追求的平淡之美。平淡是一种纯真,一种返璞归真,是艺术最高的意境。中国的传统文化是以和谐为理想境界的,艺术如果能够达到“乐而不淫,哀而不伤”最妙。陈奕夫深懂得这一个道理,在长期的艺术探求中,他竭力把这当成了目标。

  我们聆听陈奕夫的演奏,就可充分体会他的这份和谐之美。他是那么平和与淡雅,在他的手上,每个音阶都获得最佳的效果,张弛有致,起伏有序,快慢得当。在朴实无华中又那么耐人寻味。而那通过轻重、缓急、强弱与虚实来表现的艺术意象,却是饱满、生动和充满了立体的质感的。他的演奏淋漓尽致地表达了他澄明的心灵世界。

  由于陈奕夫的出色表现,2010年他笛子领奏的节目,荣获首届“司马迁杯”全国锣鼓大赛银奖;2011年荣获广东省第三届群众音乐舞蹈花会银奖;2012年荣获广东省首届民间潮乐大赛金奖。

  成绩对他而言,是艺术水平的肯定,也是对他的鞭策。热爱潮乐的陈奕夫,他的梦想总在明天。艺海无涯,他的拼搏是不会停止的。

 
 
Copyright©www.chaoj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主办:广东潮剧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