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剧“无丑不成戏”
——看《金花女》谈潮丑艺术
 
发布:潮剧大观园  转贴自:汕头日报  作者:谢惠鹏  更新时间:2016-8-8

潮剧《金花女》中汤丽娟饰金花 陈玉盛 摄

陈秦梦饰金章 陈玉盛 摄

陈鸿飞饰驿丞 陈玉盛 摄

  在我国传统戏曲中,潮剧的丑行是很突出的。潮剧界流行一句话说,“潮剧无丑不成戏。”可见,潮丑艺术在潮剧中的重要性。

  数百年来,潮丑艺术积累了丰富的文化遗产,涌现了很多有成就的潮丑艺术家,如李廷章、谢大目、郭石梅、陈大筐、陈玩惜、洪妙、李有存、蔡锦坤、方展荣,等等,各有特色,各见精彩,使潮丑艺术璀璨夺目。

  妙趣横生戏生辉

  近日,笔者观看了潮剧传统经典《金花女》,对潮丑艺术有了更加深刻的领会。

  《金花女》是潮剧舞台上屡演不衰的好戏,有五代演员做过此戏,故观众中有“五朵金花一台戏”之佳誉。如今人们对演过金花女的著名潮剧演员陈丽璇等人的表演,依然津津乐道,一方面是演员的表演精彩、到位,但另一方面也是由于此剧的独特艺术魅力。

  那么,《金花女》的艺术魅力体现在哪儿?其中很重要的因素,我觉得还是它的妙趣横生的丑戏特色。这是一个喜剧,虽有悲剧因素,但最终的大团圆结局,使戏的喜剧氛围更加突出。它同时更是一个丑戏,十个角色中却有七个丑角,真是集潮丑之妙于一剧,这也是它最动人的魅力之一。

  戏所表现的是,善良、美丽的姑娘金花,不嫌贫爱富,选择了穷秀才刘永,并历尽辛苦,抗拒了种种诱惑,最后迎来幸福生活的故事。戏很有社会正能量。其中,通过七个丑角,形象各各不同,性格鲜明的生动演绎,使剧情一波三折,跌荡起伏,很具感染力,让人们在笑声中感受到生活的沉甸甸和苦涩。

  一台丑戏,既要突出潮丑的艺术韵味,让观众充分领略潮丑的艺术风格,给人笑声;也要不流于浮滑,为制造笑声而制造笑声。分寸的拿捏得当,是非常重要的。

  笔者以为,此剧之好乃正是如此。众丑角各有其表现特征,不能混同,要你是你,我是我,但戏分及重要性却是不同的,主次要分明,如戏中的金章婆的戏分就明显大于他角,她在表现时,就可以畅快淋漓地演绎,甚至用夸张的手法,把丑陋更往大处表现。而她的丑陋表现得越是突出,越是强烈,就越显示金花人格之美。从某个角度言,金章婆是为金花而存在的,她与金花是对台戏,是互相映衬而生的。而其他的丑角,如金章、媒婆,等等,却是比较次要的人物,是陪衬的存在。他们是绿叶,但也不是可有可无者,他们使戏的内涵更加丰富,也使戏的魅力更增。总之,是七个丑角的到位表演,才使《金花女》演来妙趣横生,满台生辉。

  矛盾冲突谐趣生

  《金花女》中,丑角的表现,笔者以为,妙在巧借矛盾冲突来演绎。

  第一次矛盾冲突是在择婿上,围绕着这个矛盾,金章婆、金章、媒婆等纷纷上场,各有各的打算,各有各的表演。而众丑的表现,却正是为了烘托出金花高洁的品格,善良的美德。

  第二次矛盾冲突是金花为刘永上京科考不得已向哥嫂借钱。当时金章婆冷漠无情,拒绝借钱。而怕老婆的金章却又是“阿郎有的是钱,就是无钥匙。”在无奈时忽然发现身上还有三四两银,就偷偷地送给小妹。金章的善良又无可奈何的性格,由此体现,让人笑的同时,也充满了同情。演过金章的著名演员陈秦梦就说过,要演好金章,首先要领会角色,然后才能准确表现。金章是个老好人,他想使方方面面都圆满——“家和万事兴”。这就是他有时不得不忍让的原因,但他却是个善良的人。戏中,陈秦梦就把他演活了。

  第三次矛盾冲突是金花与刘永上京途中,过渡时,财物被劫,落水遇救回家之后,金章婆又强迫金花改嫁刘迪。此时,金章婆是那么强势,咄咄逼人,而金花却是那么弱小,可是柔弱中却又蕴含着顽强的抗争,她宁愿每天牧羊和砍柴织布,也不屈服。金章婆的丑和金花的美,因此而展现人前。

  第四次矛盾冲突是金章婆与媒婆合谋,趁着金花在山上牧羊之机,要用布袋把她裹住,逼她嫁给刘迪,却被驿丞所救。金章婆与媒婆的奸恶,驿丞的正直,于此表现得十分生动。

  而刘永荣归后,金章婆丑态百出的表演,则可以说是此剧画龙点睛之笔,有些夸张的表现,却极具讽刺的艺术韵味。观众在呵呵的笑声中,获得了很大的艺术满足。

  语妙如珠增情趣

  有一句俗谚,“老丑说白话。”潮丑历来以唱腔道白的幽默、夸张、诙谐为特色,引人发笑。丑的特点就是以插科打诨,逗人笑为能事,其实就是把现实的事故意艺术化地放大,以此表现幽默、讽刺,增加艺术情趣。

  除了夸张的动作、表情之外,唱腔道白也非常重要。《金花女》里丑角的唱腔道白就生动地体现了这一点。如为金花择婿那一幕,金章婆和媒婆的唱词,就写得很好,有生活气息,有潮汕本土风情味,观众听来亲切,颇生共鸣。如金章婆的唱词是:“嫂为你婚事费心机,嫂怕你怕你日后受寒又受饥,美满姻缘天作合,清州刘迪托媒把亲提。他堆金又堆玉,有财又有势。免作有好吃,生来也如气!”媒婆的唱词是:“单彩礼,三百聘仪。绫罗绸缎,四季合宜。送阿舅,鼻烟壶。送阿妗,玉手镯。这订婚信物,金钗有一枝,细姑,你看定会中意。”还有后来驿丞的“哎呀,驿丞是无品官,与蚊肠平平大,不会伸直,哪会伸冤”的道白,都是谐趣,又很通俗,妇孺皆晓的大白话,既诙谐,又有情趣,也拉近与观众的距离,很有亲和力,使台上台下打成了一体。

  潮剧里的丑角,有好有坏,却都是市井里的普通老百姓,即是坏人,其实也是小奸小恶,有时候,令人讨厌,但更多的却是人情世故的反映,他们的丑陋,是在笑声里备受奚落和嘲弄的。

  潮丑要表现得好,其实得把握分寸,多或少一分都不行,这就很考验演员的表演了。《金花女》让我们充分地体会到了潮丑表演艺术的感人魅力。

 
 
Copyright©www.chaoj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主办:广东潮剧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