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承多感《荔镜记》(一)
 
 
发布:潮剧大观园  转贴自:汕头广播电视报 作者:陈喜嘉  更新时间:2013-5-21

  2012年8月27日至29日,广东潮剧院一团应深圳潮商会邀请,在深圳保利剧院演出《金花女》《荔镜记》《告亲夫》三部经典潮剧,让深圳潮汕乡亲一饱乡音,其中28日晚的《荔镜记》最为引人瞩目。如果把近年的移植剧目看成刚过门的新媳妇,那么这次的传承版《荔镜记》就如潮剧的亲闺女,世人看媳妇,免不了带上挑剔,看闺女更多的是赞赏。笔者看《荔镜记》,自然少不了偏爱。

  陈三五娘离我们有多远呢?似乎很近,这个四百年前的爱情故事,借助电影及影碟的传播,时时挂在潮汕人的耳边和嘴边。又似乎很远,中青年观众多数没看过原汁原味的《荔镜记》全剧的舞台演出,绝大多数人对这出戏的了解仅仅来自拍摄于1961年,距今已有半个世纪的潮剧电影。《荔镜记》在上世纪有两次影响深远的演出,演出团体为代表潮剧最高水准的广东潮剧团及潮剧院一团,一是五六十年代姚璇秋、黄清城、萧南英主演,二是七八十年代吴玲儿、陈瑜、蔡明晖主演,如今时隔数十年,观众席上已很难见到这两拨戏迷了。这两个演出有留下录音资料,但也少人知晓。从八十年代后期以后,《荔镜记》在国内只是以折子戏的形式出现。2002年潮剧院二团曾由方展荣主持复排,可惜未能从传承的角度再现全剧。

  是什么原因,让这出好戏长期远离观众呢?可能客观上是没有合适的演员。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培养的以“五朵金花”为首的骨干艺人流失严重,此后的青年演员表演功力不够成熟,难以物色能挑起陈三、五娘、益春这样在潮剧舞台上举足轻重的角色。而主观上,自九十年代后期至今,青年演员为应付各种评奖,热衷于其他剧种的表演,疏于深入接触传统潮剧;潮剧院为了生存大量演出广场戏,为参加如国家舞台艺术精品工程之类的评选而投入大部分精力,《荔镜记》《苏六娘》等剧目的重排也就这样被耽搁下来了。这次2012年的传承,由姚璇秋、黄瑞英、林鸿飞、谢素贞和陈瑜等老艺人传授,如果按十年一替演员的舞台规律看,这是隔了数代人的传承。

  传承版《荔镜记》,5月份彩排,此后有演出,还拍了录像,来深圳演出时演职员对剧目的熟悉,对角色的理解,又比此前更清晰了,同时保利剧院良好的演出环境和严格的管理,也让演职员有了最佳的发挥状态。观众纷纷夸奖五娘的扮演者詹春湘唱声清丽,举手投足可见姚璇秋的影子,是可造之材;陈三的扮演者林外贸凭借优越的嗓音也征服了观众,大家寄望他此后能强化基本功;益春的扮演者戴淑刁动作和表情非常生动,也让人忽略了嗓音有点不够用的瑕玭;乐队伴奏整齐和谐,知名领奏黄壮龙技艺娴熟,新秀司鼓王旭中规中矩;老一辈舞美师管善裕的布景,沿用大家久违了的传统景片,让人感叹潮式写意的素淡美感。整台演出认真严谨,合作协调,配合默契,从青年演员有板有眼的一招一式中,可以看到老一辈艺人手把手传授的心血没有白费。

  潮汕有一样膏烧芋泥的甜食,趁热吃最有味道。由于汤汁糖度高,又加了猪油,所以很难散热,外表看来没有一点热气,但入口时热度很高,滚烫的温度加重了香浓的味道,潮汕人称为“无烟会烫嘴”。传承版《荔镜记》就像一幕“闷骚”的惊艳,一道刚出炉的无烟甜食,在当下盛刮浮躁之风的舞台,一班人慢慢地唱、细细地演,节奏不紧不慢,火候不愠不火,让爱戏人情不自禁就沉了进去,在收敛含蓄的艺术氛围中颔首赞叹。
  
   《汕头广播电视报》2012年9月6日

 

 
 
Copyright©www.chaoj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主办:广东潮剧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