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承多感《荔镜记》(二)
 
 
发布:潮剧大观园  转贴自:汕头广播电视报 作者:陈喜嘉  更新时间:2013-5-23

  2012年传承版《荔镜记》有什么看头呢?

  陈三的不惜代价、势在必得,是恋爱中的男人的楷模,而五娘的纯洁多情也让人着迷。潮剧虽有才子佳人戏,但能不吝笔墨,用煌煌八场戏,不加奸臣棒打鸳鸯,不加乔装出走,戏藤只围绕一对冤家为相思苦熬,大致只有《荔镜记》。相逢相识的喜悦,难猜难测的牵挂,艰难险阻的考验,剧中都备足无遗。“棚顶做戏棚下有”,时代虽然变了,但爱情的魅力永远不过时。

  “争说多情黄五娘,璇秋乌水各芬芳”,姚璇秋塑造的黄五娘和婉明丽,颦笑怡人,是潮剧闺门旦典范。如今薪火相传,从青年演员身上也可追寻老一辈的艺术风范。《荔镜记》戏文典雅也是一大亮点,它结合了传统剧本又参考同名梨园戏,并经文化界泰斗润饰。五娘唱和陈三的“千里月明千里情,此地荔丹能醉客”诗句,借张华云先生匠心,合平仄、臻佳境;陈三修书付五娘,“六月楼西,丹荔情深”等佳句,出自中山大学王起、董每勘、詹安泰教授妙手。剧中音乐声腔精工细磨,擅长活用潮乐和曲牌,人物音乐形象鲜明,唱腔优美。词、曲、演皆佳,为第二看点。

  林大明媒正娶,陈三私订终身,可是抱得美人归的是陈三,戏文传递的大胆、自由、浪漫的婚姻理念,可当作潮汕人崇尚以人为本的风土写照。剧中或明或暗的林大提亲、下聘、讨日子、催娶,则是旧时婚嫁习俗的缩影。俗谚有“正月灯,二月戏”,潮州城上元灯市,就如潮汕人正月里的狂欢。“观灯”场便营造了“人物往来如流水,家家结彩挂灯屏”,灯下荡秋千、男女答歌的胜景。童谣有“六月暑天时,五娘楼上赏荔枝,陈三骑马楼前过,五娘荔枝掷给伊!”潮州古有农历六月六啖荔赏夏风俗,“掷荔”正是应时而生的急智。《荔镜记》中丰厚的潮汕文化内涵,为第三看点。

  也许有人会提出质疑,从时代性或时代价值的尺度,把剧目传承看成保守的做法,用像“进化论”一样的观点,认定潮剧艺术是以新陈代谢的方式向前迈进,传统即为过时。其实,艺术的发展并不是像科技文明一样,有一定的先后顺序。它借以推动和关照的,是一个个不同的生命个体,每人之所出和所得,只是终其一生“如人饮水,冷暖自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潮剧团体,是潮汕文艺精英最密集的群体,这一时期的作品登峰造极,成为后人难以逾越的巅峰。而换一个角度看,当下由于资讯发达,我们的生活和想法一定程度趋于同质化,要缓解这种危机,最需要接触传统,接受不同时空、不同背景下的审美和刺激。《荔镜记》作为潮剧的经典,既是领略潮剧艺术的首选,也是一种良好的借鉴。

  当然,传承版《荔镜记》并不完美。新一代演员基工的薄弱,短短一个月的排练时间过于匆促;部分观众则认为舞台演出不如电影。前者不妨假以时日等待,后者值得商榷。电影是一门综合艺术,表现手法比戏曲更为丰富。《荔镜记》电影本梳理了舞台版的“逼娶、留伞、定约”三场戏,情节更为紧凑,并结合电影的画面剪辑和合成,设计了“宝篆香销”“两扇门分内外”等等音画结合完美的片段,这些都是舞台无法做到的。舞台版自陈三入府后有点闷,剧情递进徐缓,戏剧冲突集中在人物的内心起伏。不过这种貌似拖沓的节奏,恰恰是欣赏传统戏曲唱念,欣赏行当程式的不二之选。

  这一次潮剧院能注重传承,舞台新秀下苦工夫,在短时间里重现名剧风采,值得肯定,期待再接再厉。潮剧有《荔镜记》这样的好戏,陈三五娘能再度回到潮汕人身边,值得我们好好珍惜。以姚璇秋为首的老艺人们,怀着对潮剧的热爱悉心扶掖,让艺术再度焕发青春,值得庆贺,值得称颂——再见名剧,多承多感!
  
   《汕头广播电视周报》2012年9月13日

 
 
Copyright©www.chaoj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主办:广东潮剧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