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光杯染胭脂色歌赋一曲恋曹营
——潮剧《曹营恋歌》述评
 
发布:潮剧大观园  转贴自:汕头特区晚报 作者:陈泽楷  更新时间:2013-4-15

《曹营恋歌》剧照,郑舜英饰来莺儿,唐龙通饰曹操 


 
  潮剧《曹营恋歌》是潮州市潮剧团近年推出的优秀剧目。该剧前不久赴北京国家大剧院及香港演出,誉满京华香江。笔者在应邀观看该剧的重排与晋京前汇报演出后,别有一番感受在心头。

  《曹营恋歌》是编剧郭克贵、翁晓明的作品,取材于《中国名妓评传》。与以往三国戏描述群雄争霸、充斥兵戈血腥的画面不同,《曹》剧另辟蹊径,隐去正面交锋,将视觉从战场移向后营,暗淡了刀光剑影,突出人物内心而简化了情节,通过讲述歌女来莺儿与曹操以及曹操部将王图的一段感情纠葛,从另一个侧面反映了曹操这一历史人物。

  整出戏充满诗风画韵,清雅犹如一首乐府诗赋:华服扬菁,霓裳蹁跹,歌乐弦管,吟咏唱颂,确见沉稳整洁之魏风气韵;又仿似一幅中国意象画卷:用豪放简练的笔墨描绘,使舞美、色调和人物充满古典的唯美意蕴。

  剧中主要人物来莺儿、曹操和王图好比是一幅山水图,通过写意式塑造,以形写神的几笔勾勒,使人物神韵内涵清晰可见:曹孟德崇峻如山,来莺儿柔情似水,山水交融环绕;而王图是一根浮浅的水草,既图攀附高山,又想从水中得到滋长。

  来莺儿与王图初会,一是温良骁将,一是洛阳牡丹,一剑之恩,惊鸿一瞥,情愫顿生。然人生若只如初见,又何事秋风悲画扇?流光似水,洛阳烟雨倏忽瞬逝,相逢的并非全是金风玉露,邂逅本是一个美丽的错误。竹林幽会,临阵生怯,想借美人之言为前途铺路,王图怯弱急成的心态已显山露水,实在有煞暗香浮动的良宵佳景。从一开始王图便是一图有其表的浅陋小人,根性使然。红了樱桃,绿了芭蕉,等闲变却故人心,却又道故人心易变?把贻误军机责卸红颜,以及后来的猜忌和横剑相对,也就不难理喻。只是当初的一剑相抵变作一剑相向,乍相见时的惊鸿心动化作血眼仇视,常人尚难适应,何况是来莺儿这遗世独立的女子?从锦衣郎的行止,便注定来莺儿必死了,她若不死,又何堪立世?

  相比王图,剧中展示的曹孟德是一不乏温情的大丈夫。他胸怀宏谟大略又心存悲悯,所写的《薤露行》、《蒿里行》慷慨悲凉,反映的正是汉末战乱给黎民带来的苦难生活。后人有说曹操是枭雄,也有说是奸雄。其实枭雄也好,奸雄也罢,莫道壮士心潮波澜不惊,纵有醉饮杜康解忧的豪气,一旦酒杯染上胭脂之色,涌动的便是“悠悠我心”的情愫。美人的青青衣衿让他无法释怀,以至一再退让,从战地留收歌班,到赦免王图、放归来莺儿,可斑窥到英雄气短之态。从对来莺儿容貌到才艺到品格的爱慕,又层层剖开了一代枭雄内心深处的真实情感,通过他“普天之才皆我爱”的独白,诠释了他的怜才情怀。夜间单骑追赠斗蓬,与王图对来莺儿的恶言凌辱,温情与冷酷,形同冰炭。自古美人慕英雄,不独是琅珄翠立的来莺儿。心之向背,不待言喻,故在生命的最后时刻,来莺儿慨叹人生遭际,以且歌且舞的《大风歌》作酬答,谱写了一曲隽永的曹营恋曲。

  该剧故事简约,结构严谨,意境唯美,音乐典雅,体现了戏曲无声不歌、无动不舞的特点。舞台格调浓淡明暗,黑白分明,国家级潮剧传承人郑舜英与国家一级演员唐龙通等演员表演自然细腻,突出了来莺儿与曹操的精神气质。戏中歌伎们或浅蓝淡紫或清绿胭红,绚丽多姿,曼妙阿娜,清新素雅如水墨画,惹人沉醉。

  正是:一曲恋歌,道说风流;一台好戏,倾倒观者。

 
 
Copyright©www.chaoj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主办:广东潮剧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