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潮剧缘
 
发布:潮剧大观园  转贴自:汕头特区晚报  作者:林继宗  更新时间:2016-11-18

  潮剧是海内外潮人心中的宝贝,对我来说,还是难得的缘分。

  我从小就喜爱潮剧,首先是得益于我大姐林楚贞的影响,她曾经是汕头市小有名气的业余潮剧演员。大姐常常在家里唱潮剧,什么《苏六娘》呀,《春香传》呀,《扫窗会》呀……她唱得字正腔圆,美妙动听,令我神往。于是,我也悄悄地跟着唱。大姐见我喜欢,便用心教我。渐渐地,我学会了清唱潮剧,还曾经在小学的晚会上表演过。半个多世纪过去了,至今我还能够凭记忆清唱几段呢。

  因为喜欢,我们全家人常常到大观园、大光明、工人影剧院或者中山公园剧院观看潮剧,在那个年代,这是高级的文化盛宴和精神享受。

  我小时候观看潮剧,真有美国著名潮籍诗人非马的怀乡诗中描写的那种神奇的情形与境界。请吟《夜听潮州戏》:

  又有哪一个白发苍苍的头颅/在刀光下随锣鼓咚咚滚出午门/又有哪一个后宫薄命的粉颈/在越绞越紧的丝弦中断气//庙前灯火辉煌的戏台下/一个熬夜的小戏迷/终于也垂首歪脖/在他父亲的怀里/沉沉睡去//醒来/已是几个年代后的异地/戏早散/千百年的沉冤/想必也已在泛白的曙光中昭雪//只锣停鼓歇的唱片/兀自嗡嗡转动/一个不死的雄心/在密密纹沟围困的垓下/一次又一次/举剑自刎

  那种神奇的情形与境界,我久久都不能忘怀。后来,我长大了,工作了。半个多世纪,经历了多少世事悲欢,人情冷暖。我与潮剧的缘分始终没有改变。

  在我即将退休的前一个月,广东省潮剧改革与发展基金会的负责人便向我打招呼,热情邀请我退休后到基金会工作。我退休第二天就到基金会上班了,基金会还聘任我为秘书处主任。我在那里工作了两年多,为潮剧的改革与发展做了力所能及的工作。我心中的潮剧缘分也随着时间的推移而越来越深,越来越浓……

  日前出席第八期终南读书会。广东省文艺终身奖、潮剧非物质遗产传承人姚璇秋大姐到现场发表人生感言。一番感言实实在在,情深意长,令在座者深受感动。姚璇秋大姐还展开歌喉,清唱了潮剧《苏六娘》的经典唱段:"春风践约到园林……"深厚的艺术底蕴和清唱功夫令与会者折服,优美神妙的唱腔博得了经久热烈的掌声……

  我在广东省潮剧改革与发展基金会工作期间,曾有多次机会向姚璇秋大姐学习,进行过艺术交流,受益匪浅。如今,她的人格魅力和艺术魅力正在与时俱进,并且与日俱增地深深影响着好几代潮汕人,自然也与日俱增地深深影响着我这个潮剧爱好者。

  我的潮剧缘,正在与时俱进,与日俱增。

 
 
Copyright©www.chaoj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主办:广东潮剧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