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语解颐 锦上添花

——浅析《龙女情》的语言魅力

陈喜嘉

  潮剧《龙女情》是已故著名剧作家魏启光先生移植改编的剧目。魏老在保留剧情及主题的基础上,对曲词进行充分本土化并取得成功,其中书僮琴哥和蚶女珍姑这对小冤家的台词最为生动传神。

  两人的邂逅始于一场口水战。琴哥随姜文举上京赴考,天旱水路不通,琴哥辱骂龙王失职害民,刚好被路经此处的珍姑听到。珍姑的争辩便换来琴哥语带双关的奚落“姿娘仔人百日无雨——‘靠块热’”,讥讽她不顾民生疾苦,只知卖弄风情。不甘示弱的珍姑也用连珠炮回击“这旱情我清楚,无想你嘴仔薄薄,说话‘青白落’”。

  火药味浓重,看样子连做普通朋友都难了。幸好他们的主人都是明眼人,懂得“不是冤家不聚头”的道理。于是,瞄准琴哥对珍姑救命之恩感激在心的时机,两位好心人出面撮合姻缘。没想到琴哥却唱起反调,“她人好心也好,就是脾气不太好”,喘口大气后又说“我话未说完你莫怪,我就喜欢这半好孬。”听到这样别出心裁的表白,珍姑自然笑逐颜开。毕竟嫌货才是买货人,这对俏皮的年轻人都懂得“没有最好,只有最合适”的择偶秘决。

  亲事既定,该送信物表真心了。眼看那边海云花和姜文举互赠珊瑚宝花和玉佩,穷家子出身的琴哥可傻了眼。不过这难不倒能说会道兼有心的他,立刻“吊颈索一条咬做二”,每人各执一段,催命索变成了拴住两颗心的赤绳。

  关系确定了,但爱情还需要经历考验。几经坎坷,被贬为凡人的海云花和珍姑与情郎在相府重逢。为验证恋人是否感情专一,珍姑冒充小丫鬟,试探被关在柴房里的琴哥。言语挑逗之下,得到的是再满意不过的答案——“菜脯咸菜各有所爱,你即使是牡丹花,我也看做泡牛屎。”

  凭借剧作家匠心,活用潮汕方言俗语,做足“潮化”工夫,一对伶牙俐齿、得理不饶人的小冤家,变得人见人爱。除此之外,魏老对一些容易被忽略的细节也煞费苦心,比如男女初会的地点,黄梅戏为虚指地名“云州”,潮剧则改为闽南的“福州”,既符合剧情需要濒临东海,地域上又拉近了和潮汕观众的距离。

  更值得称道的是,为了深化仙凡患难与共的爱情主题,魏老还对原剧作的结尾另辟佳境。潮剧中的姜文举和琴哥割血相酬知己,用心上人鲜血治好海云花和珍姑鳞伤,可谓投桃报李,用行动履行爱的承诺。这比黄梅戏中龙后吐龙珠,免除爱女伤痛更耐人寻味。

  纵观近年潮剧舞台,一些移植改编剧目的剧本未能尽善尽美,甚至仅停留在随腔改字。像魏老这样对移植剧目也精益求精的创作态度,值得学习与借鉴。

《汕头广播电视周报》2010年11月1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