塑造舞台服饰的艺术效果

——略谈潮剧彩罗衣衫裙设计

曾育妮

  潮剧的彩罗衣衫裙,又名女衫裙。式样是大襟,小立领,短衣窄袖,配马面长裙。衣裙绣花边、角花或折枝花,供妙龄小旦穿着。如传统剧目中《金花女》的金花,《香罗帕》的蕊芝,《龙井渡头》的美娘,《乌龙院·杀惜》的阎惜娇等均属于此类装扮,她们的服饰区别只限于颜色的不同或绣花图案的改良,往往没能更好地把人物的特质表达给观众,在舞台现代视听的掩盖下所传递的时代信息也显得微乎其微。那么,我们将如何诠释具有人物个性内涵的形式美呢?

  比如,潮剧《乌龙院·杀惜》中的阎惜娇,是社会底层一个年轻美貌的女子,家境贫困,由于母亲为报恩将她许配于宋江做了非妻非妾的“偏小”。她与宋江过大的年龄差距且对包办“婚姻”的不满,致其天真地将感情寄托于张文远。所以仅以狠毒的淫妇来概括,泼辣的情调去表现她是片面的。通过对人物年龄、身世、性格等因素的分析,笔者认为突出表现阎惜娇的天真而倔强、肤浅而刁蛮的个性更具人性化,对其悲剧的命运应投以更多的同情和怜悯。

  于是,在款式上,笔者灵活分解传统艺术元素并重新排列组合。该剧中阎惜娇是属彩旦行当,结合潮剧穿戴规制:将彩罗衣衫裙衣裾剪成圆角型,衫短而紧,底色强烈;彩罗衣衫裤加饭单表示人物出身的贫贱等特点,借用“内衣外穿”的现代创意,笔者设计出半掩半露的玫红绣花小饭单,运用夸张的手法寓意其红杏出墙,其呈倒三角形的衣裾来强化人物刁蛮的性格。带水袖的开襟上衣半掩着小饭单与裙的组合形式,是结合夫人、小姐的传统程式(女帔、古装等),表示阎惜娇身份的改变。阎惜娇传神而富于个性表现的服饰造型,让演员一出台便昭示出人物的特质,取得良好的艺术表现效果。

  又如,《金花送郎》演绎在一个静寂的、春雨绵绵的清晨,金花女送夫君上京赴考与踏歌而至的,似是代表着晶莹的雨露、青翠柔细的柳丝的舞女们翩跹起舞,依依惜别的场面。为追求飘逸且具浪漫色彩的视觉效果,剧中突破程式化的舞蹈表演,改变了程式化服饰造型,突破常态的形式美令人耳目一新。

  以上是笔者创作《乌龙院·杀惜》和《金花送郎》服饰的点滴感受。也就是说,潮剧服饰的设计须寻找人物的传神特点,加以突出强调,形成人物创造上的“本质特征”,再从传统中汲取艺术精华,注入创新元素,通过视觉重组,体现集体创作的统一意念,让人物服饰以个性的、现代的方式“说话”,作为一种有力的烘托,从而成为推动戏剧情感表达及戏剧节奏的积极因素。

摘自《汕头日报》2010-7-29